玩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玩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吨钢利润飙涨业内预计超四千万吨产能复产柴油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8:13:40 阅读: 来源:玩偶厂家

导读

钢联资讯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4月22日,Myspic螺纹钢绝对价格指数从年后的2112.57元/吨涨至3228.57元/吨,涨幅达52.83%。而钢坯也在大幅回落至1750元/吨之后,涨至目前的2640元/吨,涨幅也已经超过50.86%,钢材价格整体上涨。

一边欣然复产,一边担忧着未来,当前中国钢企陷入一种“甜蜜”与“痛苦”交替的焦灼感中。

4月26日,武钢股份对外发布2015年年报,公司业绩首度出现巨亏,亏损金额高达75.15亿元。也就是说,在钢铁行业已经持续低迷的第4年里,武钢股份也被行业拖累,踏进亏损企业行列。对比同行,其速度虽然较慢,但其亏损的额度也在行业内靠前。

武钢股份的亏损已不是个案,中国钢铁行业协会此前透露的数据显示,到2015年底,国内钢企的亏损面已经超过了50%。

不过,自2015年12月以来,国内钢企踏进一轮钢价反弹的行情中,面对“突如其来”的幸福,一位钢企负责人坦言,“幸福来得太突然。”面对这种市场行情,部分钢企四处筹措资金,恢复产能。

“吨钢利润已从以前的亏损上涨为每吨盈利300-1000元左右。”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自身的调研数据来看,去年国内钢铁产能停产6000多万吨,但今年已有4000-5000万吨左右复产,预计本月底华北等地还会有部分高炉复产,高炉开工率会进一步提高,但增量有限。不过当前下游需求仍未明显回暖,这种行情能持续多久还很难说。

亏损的武钢

2015年的武钢股份,正式从“邓崎琳时代‘走进’马国强”时代,接任者马国强对武钢集团上下包括武钢股份进行了从里到外的大手笔改革,但这种改革并未挽救整体行业的颓势。

武钢股份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武钢股份营收994亿元,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12.6亿元,但到了2015年,这两个指标分别变为583亿元和-75.15亿元,公司陷入多年来的首度亏损,其亏损额还在已披露年报的同业中排名靠前。

针对亏损原因,武钢股份方面解释,由于钢铁行业整体不景气,市场持续低迷,公司限制了部分产线产能,全年钢材产品销量较上年下降24.02%。分区域来看,部分高价钢铁品种比如冷轧、硅钢等订货额出现不同幅度下降,尤其是东北地区取向硅钢的订货额大幅减少,导致公司整体营收大幅下滑。此外,鄂钢被置换出上市公司后,也影响了公司的整体规模。

在“执掌”武钢集团后,马国强出台多项措施实施改革。武钢集团一内部人士透露,这种改革从内到外,“力度很大”,在内部管理上,武钢集团上下进行内控降成本,除了办公费用等方面的降低外,还在采购机制上下功夫,不仅如此,数以万计的“减员”计划仍在实施,而内部的反腐力度也在加强,“马国强想重塑一个新武钢。”

武钢股份也不例外。公司方面透露,2015年公司还成立专班优化配煤配矿,并实施具有竞争机制的供应商机制,公司原辅材独家供应品种数量减少50%,关键备品备件实现直采,实现国有大煤矿全部直购。

但这种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行业整体低迷的形势下,武钢股份只能交出一份差强人意的“成绩单”。

钢价回暖

行业的低迷情绪在去年年底忽然改变。

至今,钢价整体上涨已持续了4个多月。钢联资讯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至4月22日,Myspic螺纹钢绝对价格指数从年后的2112.57元/吨涨至3228.57元/吨,涨幅达52.83%。而钢坯也在大幅回落至1750元/吨之后,涨至目前的2640元/吨,涨幅也已经超过50.86%,钢材价格整体上涨。

仅近半个月来,钢材市场价格已普遍增长700-800元/吨,而矿价则上涨了100-120元/吨左右,成品材成本上浮100-200元/吨。徐向春表示,按照最新原料成本测算,当前钢厂生铁成本在1200-1250元/吨,螺纹过磅生产成本1900-2000元/吨,热卷生产成本2100-2200元/吨。目前根据各个钢厂的实际情况,高炉厂螺纹利润为500-1000元/吨不等,热卷利润800-1200元/吨不等。

利润从曾经的负值飙涨数百元,在高额利润“诱惑”下,“企业加速恢复产能。”徐向春表示,此前出现过资金链问题的企业,也已四处寻找资金,恢复产能。钢联资讯上述报告中也指出,当前涨幅已把2015年全年的跌幅修复了很多,无论是从涨幅还是从钢厂的盈利情况来看,钢厂的生产积极性依旧很高,而本周Mysteel调研163家钢厂高炉开工率78.59%较上周增0.28%;产能利用率83.96%环比增0.05%。

观望心态

不过,这部分企业大都是民营企业,复产能持续多久也还是未知数。

徐向春解释,大型国企的机制不够灵活,且高炉重启需要检修、更换设备等,耗时一般会有半个月到一个月,这类企业大部分是按正常的产能出货。但大部分民企机制灵活,且设备较小,快速恢复产能。

上述钢企负责人也表示,公司所处位置为内陆省份,对比周边同行,其运输成本和原材料采购成本均较高,且面临周边成本相对较低的同行的竞争,在去年年底,包括国企在内的钢企,不同程度的停产应对。但今年钢价上涨后,这些停产的产能纷纷恢复,吨钢利润也已上涨至500元左右。但尽管如此,“心里仍没有底,经济当前最多只是企稳,需求还没有明显反弹,这种价格能走多远很难说,虽然当下加紧复产,但后续也做好了随时停下来的准备。”

一大型钢企负责人也表示,受限于高炉重启的时间限制,暂时也没有重启高炉的打算,且在当前去产能的压力下,重启高炉也不现实,而公司今年还计划继续关停产能。

武钢股份也在2016年规划中透露,今年将关停1座高炉(1×1536m3)和1座转炉(1×90t),后续还将关停轧钢工序的棒材生产线,对中厚板生产线采取减量集中生产确保满足特殊用途用钢的需求。

为何会出现这种回暖?业界解读为产能的错配。“在去年去库存和去产能的政策实施下,当前的钢材市场供应量较小。”徐向春也认为,但供给侧改革政策导向下,钢材需求短暂回暖,这种供需不平衡被打破后,钢价快速上涨。

在此过程中,期货市场也在“助攻”。“今年来,股市低迷,诸多热钱缺乏投资渠道,纷纷涌进期货市场。”徐向春说,当前无法测算涌入钢材期货市场的热钱的量有多少,但此前,螺纹钢一天的成交量超过沪深两市当日成交量,而期货市场的火热再度传导到现货市场,钢价上涨的趋势仍然存在。不过,决定钢价最终趋势的仍然是需求市场,目前来看,钢材的需求量还没有大范围转好。

快充无线充电器

水陆挖掘机出租

广告衫定做

私密回春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