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玩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城镇化将是未来发展新引擎【活动】

发布时间:2019-07-13 18:59:42 阅读: 来源:玩偶厂家

城镇化将是未来发展新引擎

“从2007年3月算起,到现在已经有5年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没有任何起色。”12月16日下午,在“寻找下一个黄金十年:中三角资本论坛”现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做出如此判断,“过去的十年,可能还是在危机的过程中”。  和许多学者一样,李扬也认为,城镇化将是未来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城镇化的重要性,无论如何的强调都不过分”。  未来依然不容乐观  在全球性经济危机中,各国政府都在努力,试图率先走出泥泞。  但在李扬看来,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当然,政治家会不断告诉我们形势好了,但是形势没有好”。  “经过十年的过程,全球的形势依然还没有回到正常增长的路径上去。”对于未来,他预判,国际环境或许是日趋恶化的转变,“我们要做好一个长期的准备”。  在李扬看来,之所以这场危机的影响如此深远,本质原因还得从源头上寻找。  在危机之前,在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国家都曾经有过一个长达20年的高速增长,“前所未有的好,什么样的国家都好,各式各样的指标都在满意的范围之内”。  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在态势好的情形下,对于潜在发生的问题没有很好的看待和处理,以至于日积月累到2007年,最终爆发危机。  至于这轮经济危机的原因,李扬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经济发展方式的不正常,主要是发达经济体高消费、高负债;其次,全球性的经济结构扭曲,其主要表现是产业的空心化和服务业的过度发展;第三,借助金融创新之力过度的杠杆化,“已经杠杆化到没有限制的程度”;最后,财政长期的赤字,政府的赤字率和债务率都超过了公认的安全水平。  “如果确认这些是造成危机的原因,那么,现在基本上可以说都在恶化。”李扬认为,危机发生后,各国都有采取非常快的措施,得以防止“多米诺骨牌效益”的发生,但也带来了新问题。  过多的货币供应、政府债台高筑、松懈的市场纪律和愈演愈烈的社会动荡等四个方面,被看作是典型的新问题。  “全世界没有秩序,现在都在靠行政长官拍脑袋决定。”李扬认为,新兴经济体“一枝独秀”的局面将不再可能,“尾随着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和发展型经济体也开始陷入结构性减速的路径”。  对于未来中国经济的表现,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给出的预测是,V字形反弹力度较小,高速增长的时代或将基本结束,“使得我们真正可以进行结构性调整”。与此同时,未来经济活动最主要的目标将不再是“速度”,“质量、效益、稳定、就业”将会成为关键词。  城镇化将是新引擎  “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12月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明年经济工作时,明确指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要围绕提高城镇化质量,因势利导、趋利避害,积极引导城镇化健康发展。”  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更是数次提及“城镇化”,“未来几十年最大的发展潜力在城镇化”。  “城镇化的重要性,无论如何的强调都不过分”,在经济学家李扬看来,城镇化将会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其影响值得关注。  毫无疑问,城镇化将会催生一大批新的投资领域。“投资规模很大,但从品种、种类和性质来说,各个领域将有非常大的差别”,在此背景下,李扬指出,金融安排应更加精细、更加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发展资本市场被看做是当务之急,“在推进城市化的过程中,需要有大量的股权投资。此外,市政证券和政策性金融都应该以新的形式来发挥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民营资本应该获得进入的机会。对此,他也坦言,尽管在法律上,我国从来就不禁止民营企业的进入,但在事实上几乎不可能,“这不是有多少条文的问题”。  从目前相关指标来看,我国经济过度依赖外需的局面尚未消失,“现在贸易顺差占到GDP的2.8%,这在国际公认的4%以内,这一块基本上没有特别大的问题”。  李扬指出,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经济增长仍将主要由投资拉动,“投资的重点、领域、方式以及支持投资的金融体系将会得到改变,传统的以工业化为主导的投资格局将逐渐改变”。  除“城镇化”外,“工业化”将是另一个未来最主要的发展方向。  “这个问题现在需要重新探讨,工业化的概念是在不断的变化,世界一直处在工业化的过程之中”,如果用一个完整的、有历史感的工业化概念来看,中国目前只是完成了传统的工业化。  以“绿色化”、“精致化”、“信息化”和“服务化”为基本界定的新型工业化将会是大势所趋,李扬认为,如果在制造业内部分工的基础上,服务业以提高效率为准则发展起来的,这将使我国最终能够成为发达经济体的服务业,“效率问题、质量问题不要水分”。  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我们身边发生。以制造业的数字化快速成型、人工智能、新材料、工业机器人为基础,正在形成大规模定制的生产方式,李扬指出,这一轮经济危机需要科技革命才能走出来,但这已经具体化为新型工业化和第三次工业革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扬坦言,资本市场最该做的是如何为高新科技产业提供服务,“迄今为止,我们做的全是投资、全是成本,可是东西在哪儿、产出在哪儿?”

南昌批发职业装

内蒙古工作服订做厂家

青海职业工作服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