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玩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镇化要避免竭泽而渔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9:12 阅读: 来源:玩偶厂家

城镇化要避免竭泽而渔

发改委主导的新型城镇化改革方案近日已完成初稿,在经发改委审核讨论后,将报送国务院。据悉,该报告最为突出的亮点是提出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导向,并指出户改遭遇所有市长反对,源自人口城市化增加地方财政压力。  新型城镇化的提出旨在矫枉近年来城镇化的结构性风险,即人口城市化率过低而土地城镇化率高。如截至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达6.91亿,人口城市化率为51.27%,而城镇户籍人口占比仅为35%,而占总人口16.27%的2.19亿人为非城镇户籍的常住人口。  土地城市化率高于人口城市化率,反映不同要素在城镇化过程中带有不同的成本收益曲线。如在城乡二元土地制度下,土地城市化能直接给当地政府带来级差地租。而由于户籍附加了社保、教育、卫生和文化等公共服务,现在各地财政收入增速回落、负债高企,人口城镇化至少在中短期内会增加地方财政支付负担,从而使各地政府尽力回避不附带土地的农转非。如社科院最近发布《中国城市发展报告》指出,未来20年内中国将有4~5亿农民需市民化,至少需支付40~50万亿元成本。  显然,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在理念上矫正了部分研究机构把成本与收益割裂的偏执。毕竟,人作为最活跃的生产要素,其城市化带来的不单是公共服务成本,也将以财富创造的身份植根城市化,如相关研究报告认为市民化的农民所释放的消费,每年会增加至少1~2个百分点的GDP。不过,一国城镇化率与其经济发展脉搏是相互映衬的,不论是人口还是土地的城镇化,若超越该国经济的可承载能力和社会分工水平,无疑是竭泽而渔的负担而非享受,是透支未来收益的寅吃卯粮,而非为经济增长提供原动力。  以土地城市化为例,尽管给各地政府带来了巨额土地级差地租,但却制造了史无前例的资产价格泡沫,并透支了未来的经济增长。如地价和房价最终以价格泡沫形式出现,根源于以全要素生产率(TFP)主导的经济增速无法支撑急速的城市扩展。因为级差地租的来源并非是土地用途变更,而是土地改变用途后单位要素资源产出的增加。一旦TFP主导的经济增长无法消化大规模土地城市化,那么地方政府所获取的级差地租就是对未来竭泽而渔的透支,这种透支在政府主导土地市场的现实中,直接以资产价格泡沫呈现,而不会导致级差地租平抑,从而最终将耗损一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潜力。  至于人口城市化是否会增加内需容量,关键取决于当地经济的内生增长潜力。由于当前劳动力价格存在扭曲性低估,收入分配过度向资本和政府倾斜,且长期以来央行维系接近于官方CPI数字的低利率政策,居民有限的可支配收入已使最终消费占GDP比重低至35%左右。显然,当前人口城市化给地方政府带来的是财政支出上升。因此,过度的人口城市化率同样会耗损地方经济内生潜力,而非仅是增加地方财政压力。  毕竟,地方财政压力在技术上可以应对。如最近国务院发布社会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十二五规划 ,提出未来中央向居民提供的公共服务会随人口流动而流动。这种补需方的公共服务转移支付,在技术上确实可减轻地方财政压力。又如当前可通过改革和完善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办法,允许农民和集体经济组织,以出租、入股、委托经营等方式参与城镇经营型项目开发,从而助推人口城市化。不过,不论是人还是土地的城市化率,最终取决于这些城市化的要素资源能多大程度促成TFP的提高。否则,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本质上还是土地的城镇化。  到底是什么让市长们反对户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