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玩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妻突然去世他心痛欲自杀两周后一陌生女人上门让他获新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1:31 阅读: 来源:玩偶厂家

深夜,电话铃将马克从睡梦中吵醒,他抬起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听筒。

“嗨,马克。”

“哦,嗨,弗兰克。”马克拉亮台灯,眯起眼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短针指向了“2”,“这么晚还没睡,你还好吗?”

听筒中很安静,然后断断续续传来了尖细的声音,马克仔细辨认着,那是弗兰克努力克制下嗓子里发出的呜咽声,“我不太好,我想自杀。”

听筒中传来的寒意彻底驱散了马克的睡意,他噌地坐起来,掀开被子:“听着,朋友,你现在在哪儿?”

一小时后马克驱车到达弗兰克位于日内瓦湖畔的公寓。他小心地敲着门,心情紧张。

门开了,弗兰克穿着睡袍,头发蓬乱,满脸胡茬,眼睛红肿,还光着脚。

“老伙计,你知道你差点害得我闪到腰吗?你知道对一个六十岁的老头来说大半夜从床上蹦下来会有突发心脏——”马克突然噤声,两周前丽莎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因此弗兰克才会变成今天这样。马克挤进门,紧紧地拥抱了弗兰克。

客厅里灯光昏暗,一地酒瓶。弗兰克栽进沙发,手无力地晃了晃算是示意马克坐下。马克拿起沙发上的脏衣服放在一旁,坐下,同情地看着弗兰克。

“我喝了这么多,还是睡不着。我不想回卧室,那张床对我这个鳏夫来说太空了。”

“我理解,伙计,”马克脱下外套,“前年爱丽丝离开时我也适应了好一阵子。”

“这不一样,你们是离婚,而我们……”弗兰克仰起头,以避免眼泪流下来,“抱歉我这么说。”

“没事,你说得对,你们还深爱着对方,”马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摊开的手掌,“咱们这个年纪,离上帝越来越近了。”

“这两周我非常想她,我想,或许我该去找她。”弗兰克面无表情地说。

“嗨,你会好起来的。”马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倾听和安慰是女人的强项。

对了!女人。马克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清了清嗓子:“对了弗兰克,丽莎的葬礼上没有看见戴安,你告诉她了吗?”

戴安是弗兰克的前妻,和平离婚后他们依然是朋友。

弗兰克使劲睁了睁眼睛,说:“我告诉她了,她表示了同情,但是她正在环游世界,做什么沙发客。她说她会尽快回来看我。”

“沙发客?”马克用食指挠了挠太阳穴,“那是什么。”

“好像就是,就是借住在别人家里什么的,我也说不清。呵呵,她总认为自己是二十岁,这也正是我们离婚的原因。”

马克成功地转移了话题,有马克陪他聊天,弗兰克感觉好些了。

“对了,你为什么不打开家门,接纳那些什么沙发客呢?”马克突发奇想,他觉得那样至少这个公寓会保持原来的整洁。

“什么?”弗兰克慢慢坐直,“为陌生人打开家门,你疯了?”

“不,”马克突然为自己这个点子兴奋起来,“你想想看,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各种各样的故事。反正你也退休了,而且你也……”马克把“一个人”咽了回去。

“总之我觉得你该试试。问问戴安,她是个时髦的老太太,你记得她那次……”马克回忆着他第一次见到戴安时的样子。

等马克称赞完戴安的时髦,而弗兰克抱怨完戴安的爱做梦和不切实际时,第一缕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缝隙洒进了屋子。

马克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太阳正钻出宁静的日内瓦湖,他看得出了神,“太美了弗兰克,他们会爱上这的,给戴安打个电话吧。”

弗兰克没回答,马克转过头去,发现他已经在沙发里沉沉睡去。

希望你感觉好些了,我的老朋友。

2

这次是弗兰克被电话吵醒。

“喂?”弗兰克声音疲惫。

“弗兰克,谢天谢地,你还没死!”是戴安。

“听说你要自杀,这简直太愚蠢了,你怎么能这么想……”

弗兰克一阵脸红,他没回答,心想这准是马克干的。他把听筒拿开了一些,好像这样戴安就不会觉察到他的尴尬一样。

“弗兰克,马克的主意不错,你该接纳背包客。你知道这世界有多美妙么?你更应该多出来看看,到处走走。”

“弗兰克?弗兰克,你还在听吗?”

弗兰克把听筒放回耳边,低声说:“我只知道我的世界空了。”

沉默。戴安挂断了电话。

弗兰克挂上听筒,重新倒进沙发里。客厅明亮却安静异常,他听得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吓了弗兰克一跳。

“开门,弗兰克!是我,戴安。”

戴安!她在门口?她真是个疯子,有永远用不完的体力和总也浇不灭的好奇心。

“开门,我给你带了礼物。”

她以为我是小孩子吗?我是刚刚失去妻子的老头!

“开门,弗兰克!我要用洗手间!快点!”

天啊!弗兰克愤怒地抓了抓头发,挣扎地站了起来。

门刚一开,戴安就像蛇一样遛进屋来,她是个瘦小灵活的女人。

“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弗兰克偏了偏头。

“哈哈,你上当了。我还没老到尿频的程度。”戴安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介意周遭的混乱。

弗兰克压抑着怒火,他站着客厅中央,打量着他许久不见的前妻:她背着双肩包,戴着探险队一样滑稽的帽子,宽松T恤牛仔裤配一双灰突突的运动鞋。她完全没有丽莎的优雅,她一直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坐啊,弗兰克。我可是下了飞机就到你这来了,我这一趟还真是去了不少地方。来,看看我给你带的礼物。”

“你不用洗手间就走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弗兰克说。

“别这么无情,弗兰克。你知道吗,我刚刚从中国回来,我住在一个北京女孩的家里,她送给了我这个,我现在把它送给你。”说着戴安从背包里掏出来一大团毛线样鲜红的东西,弗兰克皱起了眉头,戴安却不紧不慢地整理着。

“这个叫中国结,平安和谐的意思。”戴安拎着这个巨大的中国结,寻找着可以挂它的地方。

“这个是丽亲手编的……”

“你说是谁?谁编的?”弗兰克打断了她。

“丽,杨丽。就是那个中国北京的女孩。”戴安扭头看着弗兰克。

弗兰克用手掌搓了搓脸,丽,他还以为她说的是丽莎。

“坐下,弗兰克,不要一副哄我走的样子。我可是有要紧事要求你。”

天啊,我就知道她不是简简单单来安慰我的,弗兰克想。

弗兰克坐了下来,不耐烦地听着,他现在胃不舒服,浑身酸痛。

“………就这样,我和丽成了朋友,她说她下个月会开始间歇年,她会来瑞士,希望我帮她推荐一个靠谱的沙发主,可你知道,我在日内瓦没有房子,而且下个月我又要去埃及了,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一定得帮帮我。”

“想都别想!”弗兰克瞪起了眼睛。

看弗兰克拒绝,丽莎像泄了气的皮球,手里摩挲着鲜红的中国结。她想了想,说:“咱们离婚后一直是朋友,还记得么弗兰克,几年前我就听你说,你和丽莎计划去中国旅行,可没想到最后你们没去成,我到是去了。”

弗兰克盯着天花板:“是啊,她一直觉得那是个神奇古老的国度。那年因为我摔断了腿,所以害得我们的计划泡汤,我真该死。”弗兰克抿紧了嘴唇。

“弗兰克,我知道你从来不喜欢旅行,不过这是个好机会,即帮助了丽,又能打开家门就装进中国故事,就当你代替丽莎感受中国。丽告诉我,中国人讲求缘分,相遇就是缘分,而且丽和丽莎的名字很像不是嘛?这就是缘分。”

弗兰克沉默不语。

“好了,我走了,好好考虑考虑我的建议,替我向崔斯坦问好。”戴安临走前拥抱了弗兰克。

“哦,对了,丽可是一个超级棒的厨师噢。”戴安补充道。

弗兰克翻了翻眼睛,美食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

戴安走了,留下了鲜艳的中国结和一屋子的寂静。这一抹红色与一屋子素雅的简欧装潢不甚搭调,不过红色为这个家增添了一丝热闹的气息。

弗兰克想,如果丽莎还在,一定能给它找到个适合的地方。

那天夜里,弗兰克梦见丽莎把中国结挂在壁炉旁边,这是两周来他第一次梦见亡妻。

3

墓园里,弗兰克坐在丽莎的墓碑旁,他带了一束玫瑰,还特地刮了胡子。

“嗨,亲爱的,我想你,也有点想崔斯坦。”

“葬礼一周后,他就回苏黎世了,不过还有一个月就到复活节了,我想他应该会回来。”

“你知道吗?戴安来看我,她给我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他让我打开家门接待背包客,一个中国女人,有着和你相似的名字,你觉得如何?”

弗兰克停下,仿佛等待着丽莎的回答,这时树上一只小鸟扑踏踏振翅飞走。

“等等,亲爱的,那边有一位老夫人走过来了,我就说这地方的隐私性差一些。”

弗兰克在心里停止了与丽莎无声的对话,他看着那位佝偻着背的老妇人慢慢走远,笃笃的拐棍声也随之消失。

过了很久他才回过神来,“我忘了刚刚说到哪了。呵呵。我爱你,亲爱的。”

弗兰克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欠身轻吻了墓碑的左上角。

回家后弗兰克给戴安打去电话:“嗨,戴安,打扰你流浪了。”

“嘿嘿嘿,弗兰克,别这么刻薄。我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

“哦,对了,我正想问你,”弗兰克顿了顿,“怎样,我是说要准备什么来迎接那位中国女士。我觉得丽莎可能会愿意听我说些新故事。”他没有说那个女人的名字,他怕他脱口而出就是丽莎。

“这么说你同意了!太好了!丽一定会很高兴的。你只要把公寓恢复原样就好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做。”听得出戴安很高兴。

4

三周后,经历了忐忑的等待和要不要反悔的纠结后,弗兰克见到了丽。

打开房门见到丽的那一刻,弗兰克就后悔了。他原本以为丽是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士,可是没想到丽年轻漂亮,这让他更加尴尬。

我早该知道戴安不会有年纪相仿的朋友,她的同龄人都比她早成熟了几十年。弗兰克在心里埋怨着戴安。

“嗨,路易斯先生么?很高兴见到你。我是丽,戴安的朋友,她说你会留我住宿。我说英语可以吗?”丽伸出了手。

“哦,欢迎,你可以叫我弗兰克。”弗兰克用英语淡然回答,然后迟疑了一下握了握丽的手。

“这是客厅,这是卫生间,这是你的卧室。还有这里是厨房,”弗兰克介绍着,“我每天下午三点会出去,五点会回来,其余时间都在家。”

“好的!”丽放下背包,“对了,有没有什么房屋守则?”

“房屋守则,那是什么?”弗兰克问。

“就是,有没有什么禁止的或者会影响到你日常生活的,比如我可以使用你的厨房吗?”丽笑着,嘴角露出好看的酒窝。

“哦,没有什么,用吧。”

“太好了,知道吗,很多外国人对中餐有偏见,认为做中餐一定会烟雾缭绕,你放心,我有一万种不让烟雾报警器报警的中餐做法!”

“这,太好了……”弗兰克应付道。

“我猜瑞士人一定也是一个爱吃的民族,看日内瓦湖里插着的那把明晃晃的大叉子就能略窥一二。”

哦天哪,食品博物馆前的那把叉子。弗兰克讨厌那把叉子,他认为它破坏了湖面的美感。

“为什么不是一把勺子呢?我觉得湖水里面立一把勺子更应景。”看弗兰克不说话丽继续着话题。

“人们总有犯蠢的时候。我去准备晚饭。”弗兰克急于逃脱这次聊天。

“哦,如果你允许,我来做晚饭吧,你为我提供了免费住宿,这就算是对你的报答。来点中餐,你觉得如何?我是一名厨师哦。”丽眨着大眼睛,一副让人无法拒绝的样子。

弗兰克想,反正他也只会做意面,况且让这个女人进了厨房他就能逃脱略显尴尬的谈话,于是他答应了。

他的厨房没有报警,只有丽小声的哼唱。

待晚饭端上桌时,弗兰克看着汤里云朵一样的东西,吃惊地问:“这是什么?”

“哈哈,这是鸡蛋。你知道么?你现在的表情和戴安第一次见到它时的表情一模一样。”丽得意地笑着,放下卷起的袖子。

“鸡蛋?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鸡蛋,你是怎么做的?”弗兰克问。

“这是中国厨师的魔术,尝尝看。”丽卖了个关子,其实这不过是中国人家家户户都会做的番茄蛋汤。

弗兰克麻木了很久的味蕾被简单的中国番茄蛋汤唤醒了,接下来的饭菜简单又美味。丽用的都是弗兰克厨房中的食材,特别是她用面粉制作了中国薄饼,外酥里弹,弗兰克食欲大开。

弗兰克以前从未想过,没有黄油奶酪和巧克力的一餐可以让他的胃这么舒服。

那一晚他在沙发上睡得很踏实。

5

第二天一早,丽从卧室里出来,看见沙发上的弗兰克略有吃惊。弗兰克被丽的走路声吵醒,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支撑着坐了起来。

“嗨,早,弗兰克。看你睡在沙发上,仿佛你是这里的沙发客。”为了缓解尴尬,丽开着玩笑。

“早。”弗兰克应道。他像自己家里的沙发客?他想了想,的确如此,“抱歉,吓到你了,不久前我太太刚去世。”弗兰克轻描淡写地说道。

“哦,我,很抱歉!”丽怔在那里,攥着手里的毛巾。

“没关系,是心脏病,几乎没有受罪,就像睡着了,”弗兰克扭头撇了一眼丽,“她叫丽莎,丽莎·路易斯。我们刚结婚时她总是改不过来,呵呵,她是个优雅的女人。”回想到太太时,弗兰克脸上洋溢着笑容。

“嗯,失去是痛苦的,”丽顿了顿说,“可看得出,您对她的回忆总是温馨与美妙的。”

“嗯,”弗兰克微微一笑,“起床了。”弗兰克从沙发上站起来,可突然他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两眼一黑倒了下去,模模糊糊听丽大喊着他的名字,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弗兰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指上夹着的心电监护仪滴滴响着,手背上扎着输液管。他感觉身体重重地陷在了床里,疲惫不堪。

弗兰克知道,他与死神擦肩而过。曾经期盼的死亡真正来临时,他没有恐惧,只有坦然。但是那一声声的心跳,却在提醒着他,他的身体依然在努力运转: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弗兰克,别放弃。

这时门开了,一名护士走进来,身后跟着崔斯坦。

“嗨,儿子。”

“嗨老爸!”看弗兰克醒了,崔斯坦原本凝重的面色渐渐舒展开。

“路易斯先生,您的心脏骤停,多亏了您家里那位年轻女士的急救处理,您才能撑到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护士一边更换液体一边解释。

弗兰克记起来了一些零星的片段,是丽救了他。

“嗨,老爸,您没有照顾好自己,听马克叔叔说,您连续失眠了很长时间,您为什么不告诉我?”崔斯坦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他湖蓝色的眼睛深邃美丽,这遗传自丽莎。

听儿子提到马克,弗兰克脸一红,他怕马克告诉儿子他曾想过自杀。“抱歉,儿子。”其实弗兰克不太好意思向儿子倾诉,他认为父亲都应该是坚强的。

这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丽拎着一个大包进来:“哦,太好了,你醒了,弗兰克快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哦,这位是……”弗兰克正想向儿子介绍,崔斯坦打断了他:“丽,我们已经认识了,当时多亏了她在家。”

“嗨弗兰克,我跟你的主治医生请示过了,她说这些你可以吃,来试试中国的色拉还有瘦肉粥。”说着丽端出热气腾腾的晚饭,整个病房满满地充满了米香。显然,她找到了超市和农贸市场。

弗兰克十分感动,“抱歉,姑娘,你本来是来旅游的,现在却在照顾我这个外国老头,希望没有破坏你的假期。”

弗兰克转头看着崔斯坦,“儿子,你在这待几天?”

“我跟银行请了假,过两天就是复活节了,我会待到假期结束。”

“太好了,如果这两天你方便的话,替我招待好丽。”弗兰克说。

就这样,丽的沙发主变成了崔斯坦。

6

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度,但年轻人交流起来总是轻松愉快,美食更是迅速拉近了二人的距离。白天崔斯坦充当丽的向导,给她讲着瑞士的风土人情和他的童年,晚上丽则是崔斯坦的私人厨师,她会一边飞快地切菜一边给崔斯坦讲着中国的神话故事。

每当崔斯坦看到厨房中“舞刀弄枪”“三头六臂”的丽,都会觉得眼晕。但一番忙乱后,丽端上桌的中国美味却总是能征服他的胃。

而“收拾残局”却是崔斯坦的强项,不论是餐桌上的还是厨房中的。仔细的崔斯坦会把勺子擦得锃亮。

两人会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彻夜地畅谈,然后就是恋恋不舍地回到各自的房间。

弗兰克在复活节前一天出院了,崔斯坦提议邀请马克、戴安和丽去他们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木屋度假。

阿尔卑斯山的壮丽景色配以满桌子中国和瑞士的传统美食,令大家的心情分外愉快。

席间,马克插起一块北京烤鸭,然后开着玩笑说:“嗨,崔斯坦,我要是你,为了这些中国菜,不如干脆娶丽回家。”

崔斯坦和丽相视一笑,桌下,崔斯坦悄悄地拉了拉丽的手。

“嗨,马克,我还记得那天你是怎么夸戴安来着。”弗兰克岔开话题。

“哈哈哈哈,吃虾,这个很好吃!”

……

几天后,丽要离开瑞士,继续行程了。崔斯坦也要返回银行上班。临走前,丽向崔斯坦发出了来中国旅游的邀请,崔斯坦欣然答应,并在丽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一年后,在北京机场,崔斯坦的第二个吻则印在了丽的唇上。

“弗兰克怎么样?”拥抱过后丽问崔斯坦。

“噢,爸爸很好,他让我问你好,他说感谢你的邀请,不过他现在很忙,一直在接待世界各地的朋友,所以不能来看你。”

“真的,这太好了!”丽很高兴听到弗兰克的近况。

“借口,他一直不喜欢旅游,”崔斯坦撇撇嘴,“不过猜猜马克现在在干吗?”崔斯坦神秘地眨眨眼。

“猜不到!快告诉我!”

“他和戴安在流浪……”

“哈哈哈,这太好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