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玩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杀倭柳生十一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2:14 阅读: 来源:玩偶厂家

很多年以后当柳生十一郎跪在搓衣板上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自己还单身的日子。

那时候俞听话正跪在搓衣板上比他帅一百倍的柳生十一郎横刀坐在庭院里嗑着瓜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你们中原人都这么怕老婆么”柳生十一郎问得很认真。

俞听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混蛋刚才我老婆把我扯过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着”

柳生十一郎拿起瓜子慢慢嗑着不回答。

“老子对你有救命之恩你打遍中原无敌手怎么智商这么低没想过那群贱人不会放你走么”俞听话恶狠狠地跟柳生十一郎算起了旧账。

“没有你我也能走。”柳生十一郎全然不领情。

俞听话瞪着十一郎骂道“白眼狼叛徒不是男人”

柳生十一郎抠了抠耳朵从庭院的石桌上跳下来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等等大哥我错了大哥您老别走啊陪我聊聊吧。我还要跪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啊你能理解我的悲伤么”

俞听话眼睛闪啊闪拼命冲柳生十一郎挤眼泪。

“不能。”柳生十一郎看着俞听话的惨状忽然也想跟着骂娘。

俞听话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着柳生十一郎憋笑道“原来长这么帅也还是只单身狗”

柳生十一郎再次转过身去。

俞听话赶紧赔笑道“柳生兄十一郎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

柳生十一郎用力抠了抠耳朵走到了俞府的客房里。

天色渐暗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柳生十一郎抬头望月发现跟东瀛的月光并无二致。

隔壁厨房里俞听话的夫人已经亲自下厨做饭了据俞听话所说如果要让他吃这戚家小姐做的饭他宁愿三个月都不吃饭。

想起东瀛似乎也有一个姑娘做饭也特别难吃柳生十一郎就笑了起来。

他笑了一刹那又沉默下来嘴角扯了扯比哭还难看。

当隔壁炒菜的声音逐渐低下来柳生十一郎转身出了卧房出现在了俞听话的背后。

俞听话一脸看到天神下凡的激动。

“我在东瀛曾经认识过一个师妹。”柳生十一郎看着俞听话突然开口“我从没对别人讲过你是第一个。”

俞听话立马抬起手来“要是说出去就让我一个月三十天天天吃我老婆做的菜。”

柳生十一郎没理他转身望着天边的月亮。

那个时候是十一年前我还只是柳生家族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子弟每天除了练剑还是练剑。别人看到我的时候都会议论纷纷特别是女人。

因此我挨了不少打所以我一个人默默地搬去后山从此一个人精研剑道。

直到有一天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姑娘闯到了后山上。

小姑娘看我练剑很好奇的样子便问我是在干什么。

我说当然是练剑。

小姑娘指着我的剑说那明明是刀。

我懒得跟她解释什么是剑道只默默练剑我总是想着当我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这天下我就都能去得什么大胸的女人、满把的金银也都能取得。

后来小姑娘从山下问出了我曾经的经历找了那些欺负我的人要替我打抱不平。

她受了伤跑到后山冲我咧嘴一笑说那些人以后再也不敢欺负我啦。

我安顿好她提着剑给她报了仇我不想欠人什么。

小姑娘伤还没好就跑出去了她说她知道我想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于是给我找来了很多流派的剑谱。

我看着那些剑谱很开心。

有一天小姑娘告诉我说她听到有一套特别厉害的剑法叫做情意绵绵剑说想要跟我一起练。

我没理她我觉得她挺烦人的我是要练成天下第一的剑法上最美女人的少年。

她瘦瘦小小的一点都不美连胸都没有。

至于她那些剑谱我一定会找机会还回去的。

我练成了绝世的剑法她还是经常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跟她练情意绵绵剑。

最后一次她问我的时候我忍不住了告诉她如果情意绵绵剑真的那么厉害不如你试试能不能赢过我。

赢过我我就练。

她眼里放出光来拿起剑跟我过招情意绵绵剑果然没有我的剑快也没有我的剑狠我却以为是什么千古难遏的对手。

我没有收住招刺伤了她鲜血点点溅出来她咬牙看着我。

我握剑的手抖得厉害从来没有抖得这么厉害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慌忙转过身去挥手让她走。

那次她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当日后我下山碰到很多女人的时候她们或以为我是一个风流子弟或用一种欣赏艺术品、两眼直放光的眼神打量我。

我再也没见过她那样的人我的心也从来没有乱过握剑的手再也不会抖。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开始在东瀛各个地方找她找一个能把我当成一个人的她。

从她的目光里我才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而不是作为一个剑道宗师或者年少俊才。

我忘了自己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或许是她呆呆地问我那个不应该是刀么或许是她打听了我的事情便拔刀相助替我报仇或许是她给我费尽力气找来剑谱或许是她说出口的那句情意绵绵剑。

我每走过一个地方就留下一句话我说我想跟你练情意绵绵剑你还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可惜看来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大胸脯的妹子、天下第一的剑道现在看见你跪在搓衣板上就觉得真的都算个屁。

柳生十一郎从始至终语气都很平静波澜不惊到了最后才稍稍叹出口气来。

俞听话跪在搓衣板上良久之后才感慨道“多少红颜爱傻缺多少傻缺不珍惜啊……”

“俞听话、柳生什么郎滚过来吃饭了倭寇好像又来了一堆人吃饱饭明天还要打呢”

一声断喝嘁碎了两个男人间的古怪气氛。

俞听话满脸的唏嘘顿时变作了愁眉苦脸抬起脑袋冲柳生道“其实有时候我真的不想有这个老婆。”

柳生十一郎笑了笑俞听话看到他眼角似乎有些湿润。

这一夜因为听了柳生十一郎的故事俞听话头一次觉得老婆的饭也没那么难吃。

等回到卧房之后俞听话扳着戚家小姐的脸严肃道“老婆我爱你。”

戚家小姐“啪”的一声甩开俞听话的手一把将俞听话扔到了床上“应该是我爱你”

俞听话哈哈大笑着刚笑了两声想起柳生十一郎又压低了声响……

旭日东升之际夫妻二人从卧房内出来才发现柳生十一郎留给他们一个萧瑟的背影。

柳生十一郎回头瞟了俩人一眼“有城守说新来的倭寇在城前叫阵了我想你们昨天晚上比较辛苦正准备自己先去。”

俞听话涨红了脸干咳两声“哪有辛苦哪有辛苦你哥哥我的枪术绝对不亚于先祖的荆楚长……哎哟”

戚家小姐罕见地脸红了一下狠狠拧了把俞听话腰间的肉也不看柳生十一郎红着脸一把抓起银鞭就走向了城门。

俞听话朝柳生十一郎看了看后者看到前者扶着腰的手作恍然状跟着戚家小姐出去了。

俞听话揉着那块被掐的肉愣了片刻才明白柳生十一郎恍然的是什么东西急忙赶上“十一郎你昕我解释啊你不要这么一副看不起我的神色好么我跟你说别看我老婆白天多么威风其实到了晚上……到了晚上那也一样威风一样威风……”

戚家小姐在门口不远处静静地望着俞听话手里银鞭抖了下“啪”地一响。

俞听话讪讪笑着拉起柳生十一飞快地跑上了城头。

城外新来的倭寇数量不多可显然更为精锐。

俞听话看着那个横刀立马出阵挑战的倭寇神情凝重了少许。

这些号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倭寇竟然派出了一个女子前来搦战

俞听话撞了撞柳生十一郎刚想问问他能不能看出来这女子有什么套路招数却发现柳生十一郎握刀的手癫痫般抖来抖去。

俞听话怔了一下盯着柳生十一郎复杂纠结的表情脱口道“不是吧”

柳生十一郎握刀的手忽然一紧转身飞奔下城头。

戚家小姐狐疑地望着俞听话俞听话苦笑道“没事就是战场偶遇老情人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城门外柳生十一郎呼吸稍乱望着那姑娘我在东瀛找了你五年今日相见我只想问一句……情意绵绵剑还能再练么

那姑娘望着柳生显然也极为震惊听了他的话突然流下泪来。

姑娘的泪流得很平静也很安静没有号啕大哭也没有声嘶力竭。

柳生十一郎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姑娘摇了摇头流泪道“十一郎那个年代已经过去属于那个年代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

柳生十一郎站在城门前沙场上还有昨日的鲜血残兵身前身后都有着飘摇的人影他却感觉秋风如十一年前一样孤单风过之后只剩了他一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